亚洲日本欧美天堂在线

        1. <object id="r921m"><nobr id="r921m"><samp id="r921m"></samp></nobr></object><th id="r921m"><video id="r921m"><span id="r921m"></span></video></th>

          <th id="r921m"><sup id="r921m"></sup></th>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流花灣的夏天(兒童文學)
            來源: | 作者:張鵬華  時間: 2019-12-03
            一、野渡
              安小然跟奶奶下了火車,又坐了五個小時的汽車,走了一段長長的柏油路后,拐上一條窄窄的羊腸子一樣鄉土小路,就算踏進流花灣村的土地上了。因為那時天上下著細雨,小路有些泥濘。小然走得兩腿發酸了,心里便不耐煩起來。小然記得小時候回奶奶家,都是爸爸背著自己走過這段路的。好在走了沒幾步路,眼前就出現了一條河。很寬,很清澈,雨點落在水面上,濺起淡淡的一層水霧,讓岸邊的綠樹紅花籠在一片煙雨蒙蒙中。然后,安小然看見一條小船泊在煙雨清濛的彼岸。綠樹、紅花、小船、煙雨,組成了一幅精美、恬淡的水墨畫,讓小然油然想起:“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的詩句。
              “老怪!吳老怪,渡河了!”奶奶把傘交到小然的手里,雙手攏在嘴邊,向對面大聲地呼喊。
              喊聲落下,安小然就看見一個紅色身影跳上小船,很快小船就咿呀作響地搖過來。
              安小然跟奶奶上了船,才看清,船老大是個跟自己差不多的少年。身著紅格子的短袖襯衫,皮膚黝黑,胳膊腿肌肉結實,很健壯。濃眉下,一雙大眼睛,笑瞇瞇地望著她說:“嘿,安小然,我們認識的的。”
              安小然有些奇怪,腦子里飛快地轉動著,可就是記不起來了。
              奶奶笑著說:“小然,這是你吳爺爺的孫子小志??!你不記得了,六歲那年,你們倆在一起玩了一個暑假呢。”
              這話讓安小然的腦海里浮出一個虎頭虎腦、黑不溜秋的小男孩的影子來,不覺笑著說:“哈,小志,你變了,我都認不出你了。”
              小志也笑著說:“你也變了嘛!我是聽奶奶說你要回來,不然我也認不出你來的。”
              這話勾起了小然的心事,她不說話,只是嘆了口氣。
              奶奶望著小志說:“怎么是你來擺渡,你爺爺呢?”
              “爺爺在摘瓜呢。他擔心雨下大了,瓜灌滿了水,就不甜了。”說著,小志抬手向對岸指了指。
              奶奶費力地向對岸望去,卻也只看見一個朦朧的影子。
             
            二、瓜香
              小船靠岸的時候,細雨也已經停了。
              奶奶一邊走下船頭,一邊叫:“老怪啊,你就是急性子,下了多點雨啊,至于急成這樣?”
              隨著奶奶的喊聲,岸邊那一大片綠油油的瓜田里,站起一位六十出頭的老人,頭戴一頂大草帽,與小志一樣膚色的臉上,綻開一個憨憨的笑容說:“瓜熟了,要讓雨水一灌就不甜了。”一邊說,一邊跟小然打招呼說:“小然回來了,哎喲,都長成大姑娘了。”
              小然小船了,也跟他打招呼:“吳爺爺您好!”
              吳爺爺爽朗地大笑說:“好,好,來,過來吃瓜??!”
              說話的功夫,天晴了,太陽明晃晃地照耀著干凈的,卻濕漉漉的大地。漸漸開始潮熱的空氣里彌漫著一股甜蜜蜜的瓜香。
              吳爺爺挑了一個瓜,在鼻尖聞了聞,遞給小然說:“喏,這個瓜一定香,你嘗嘗看。”
              小然接過來說:“謝謝爺爺!”
              爺爺笑起來,一張多皺的臉上,笑成了九月菊說:“哎喲,小然多懂事??!”
              奶奶看著孫女的臉,沒說話,只是在心里悄悄嘆氣。
             
            三、果園里
              晌午,小然剛跟奶奶吃完了飯,小志就來了,拎了滿滿一方便袋的香瓜說:“奶奶,爺爺說著是給小然吃的。”
              奶奶忙不迭地接過來說:“哎喲,你爺爺真是的,哪里吃得了這么多???留著去集市賣錢??!”
              小志說:“有好多呢,不在乎這些的。”
              “瞧你說的輕巧,那不是用汗水澆灌出來的。”奶奶嗔責地說。
              小志就笑,嘿嘿地露出一排白牙齒,在陽光下閃爍著。一邊伸頭往屋里望,一邊問:“奶奶,小然不在嗎?”
              “在!”奶奶壓低了嗓音說:“心里不高興呢,你喊她出去玩玩吧!”
              小志點頭,一邊提高了聲音叫:“小然,帶你去果園下果??!”
              小然慢吞吞地走出來說:“不想去,想睡覺。”
              “咳,睡那么多覺干什么?走吧!”
              兩個人走出小屋,一直向山上的果園走去。
              晴空下,太陽像個大火球,燦爛地燃燒著。小志額頭出了汗,伸手把身上那件紅格短袖衫脫下來,拎在手里一甩一甩地走著,一邊說:“小然,你好幾年都沒有回來過了。過年的時候回來一趟,我還沒看見你呢,你就走了。奶奶說你忙呢,不是學英語,就是練鋼琴的,這次怎么有功夫回來了。”
              安小然不言語,悶著頭,默默地跟在小志的身后。
              “怎么了你?我們是朋友,有什么不開心的說給我聽???”
              說著話,兩人已到了果園了。
              安小然坐在一棵果樹下,輕輕地說:“我爸爸媽媽要離婚了。他們只是嫌我礙眼,所以才把我發配到奶奶家,他們好安心處理他們的事。”安小然說著,晶瑩的淚珠“骨碌”一下,溢出眼眶。“可他們就沒想想我心里的感受。”
              小志吃了一驚,沒想到小然碰到的竟是這么嚴重的問題,這可是超乎了他的能力范圍之外了。他無措地搓了搓手,半天才說:“好了,小然,那是大人的事,咱不想了,別哭了好不好?”
              小然哽咽著,更多的眼淚紛紛落下說:“可是,可是我不希望他們分開,離開了哪一個,我都會想念的。小志,你說,我該怎么辦,才能讓爸爸媽媽不分開?”
              小志搖搖頭說:“沒辦法,大人們是不會聽我們小孩子的意見的。就像我爸爸媽媽,我不喜歡他們出去打工,只把我跟爺爺扔在家里,好沒意思的??墒?,他們根本就不聽我的。他們就只聽錢的話,沒辦法。有時候,我真希望自己是一張百元大鈔,就躺在爸媽上班工地的路上,見到我他們該是怎樣的欣喜若狂啊……”
              “咯咯咯……”小志的話,讓小然忍不住破涕為笑了。
              小志看見小然嬌嫩的臉上,還帶著淚痕,不覺也笑了說:“看你,又哭又笑,捧著驢糞蛋上轎呢!”
              小然紅一樣的臉兒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注滿了笑意說:“去,你才捧著驢糞蛋上轎呢!”
              “哈哈哈……”小志大笑說:“算了,小然,咱們不管大人的事,讓他們去折騰吧。走,我們下李子去。”
              小然站起身,這才看到果園里,那一樹一樹累累的果實。綠的是,黃的是杏,粉紅盈盈的是李子,而黃里透著淡粉的是桃子。
              雨后安靜的果園里,充溢著甜滋滋的果香。
              “哎呀,這么多???”小然驚嘆,問:“小志,就你一個人下得完嗎?”
              小志說:“沒辦法??!爸爸媽媽不在家,爺爺要擺渡,只有我來下果子了。”
              “你一個人忙不過來,這些水果不就爛掉了嗎?”
              “沒辦法啊,只能這樣了。反正也賣不了幾個錢的,我爸爸媽媽在外地打工一天都賺一百多呢!”
              小然摘下一顆紫紅紫紅的李子,咬了一口說:“哦,好甜??!”
              小志說:“嗯,你喜歡就吃吧。不過,不能吃太多,會消化不了的。桃子多吃點倒是沒關系。”
              在小志的提醒聲里,小然伸手摘了個桃子,卻隨即發出一聲驚叫。
              “怎么了?”小志跑過來。
              安小然擦擦臉說:“好涼??!”
              原來,上午下雨,雨珠積存在枝葉間,還沒有被陽光曬干,小然去摘果子,觸碰到這些雨滴,落到她的臉上,涼涼的,嚇了她一跳。
              弄清了原委,小志也笑了說:“女孩子,就是會大驚小怪的。”
              小然不服氣說:“涼冰冰的,就是嚇人一跳嘛!”
             
            四、螢火蟲
              暑假快結束了的時候,小然爸爸來電話了,要奶奶把小然送回去,因為要開學了。
              那天晚上,小然跟小志來到爺爺的渡船旁。明天,小然就要坐著這只小船渡到彼岸,離開小志了。分離在即,兩個人都有點郁悶。
              天氣卻是出奇地晴好。點點繁星,倒映在河面上,微風拂過,水面星光隱隱,暈染出一片粼粼的金黃。暑熱漸漸消散,而甘冽的夜氣里夾雜著即將成熟的五谷的芬芳。有蛙鳴,在為即將到來的收獲季節歌唱著。
              而小志跟小然就那么沉默著,靜靜的、久久的沉默著。
              整個夏天,小然跟著小志,把流花灣都玩遍了。他們上山挖野菜,逮蟈蟈,流連于小志家的果園,摘桃吃李子。有好幾次,小然把牙都吃得酸倒了,可她還是吃不夠……而最讓小然感興趣的,莫過于在這眼前的流花河里捉魚了。奶奶跟小志的爺爺一直都禁止他們到這流花河里捉魚。河水很深,水性不好,會有危險的。
              可是,兩個小東西根本就不聽。小志總是在奶奶午睡的時候,偷偷跑過來,學上一聲鳥叫,就把小然喚出來。然后,兩個人頂著白花花的毒太陽,向河里跑去。先在淺水里,由小志教小然狗刨,在慢慢進入到深水里。不幾天,小然學會游水了,小志就教她捉魚。流花河里多得是鯽魚,這些半尺多長的小家伙,在水里靈巧地游動著。但大多時候,都是潛伏在有水草的地方。這時候,你悄悄游過去,雙手成包圍的形狀,對著一汪水草摸過去,保準一捉一個準。
              對于小然而言,捉魚的樂趣勝過吃魚。
              捉到魚后,爬到岸上,采一束燈籠草,順著魚鰓穿過去,一穿一大串,搖搖擺擺拎回家。奶奶見了,嚇了一跳說:“死孩子,你去河里了?多危險???囑咐過你的,不許去河里,怎么不聽話??!”
              小然就笑嘻嘻地答:“奶奶,對不起,再不去了??!”
              轉過天,照去不誤。用小志的話說是:“錯誤屢犯屢改,屢改屢犯!”
              小志說這話時,小然開心地哈哈大笑,那張已變得有些黝黑的臉上,滿是明媚的陽光……
              “小志,這次回去,我就上中學了,功課緊了,不知哪年再來流花灣了。你會想著我嗎?”小然終于打破沉默,幽幽地說。
              “會,一定會!”小志肯定地說。
              “小志,你會讀大學嗎?”
              “會,一定會!”小志肯定地說。
              “那你喜歡哪所大學,復旦還是清華?”
              “我都喜歡!”
              “那我們做個約定,將來考同一所大學吧。那樣,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這個,這個我不能答應你!”小志有些遲疑說:“將來,我想報考爸爸媽媽打工的那個城市的大學,那樣我離他們近了,就可以天天看見他們了。”說著,小志使勁吸了吸鼻子說:“其實,其實,我挺想他們的。”
              小然低下頭,沉默了半晌,才重新抬起頭說:“我也是。小然,你說他們會想我們嗎?”
              “當然,我們是他們生的嗎?”小志再次肯定地說。
              星光下,小然的臉上綻開了一抹微笑。
              忽然,小然指著遠處,叫了起來說:“小志,那是什么?”
              小志順著她的手指方向望過去,只見粼粼的河面上方,有一盞盞流動的小燈籠,以舞蹈般的韻律,上上下下舞動著。不覺老道地說了句:“咳,那是螢火蟲,有什么好驚奇的。”
              “我的天,好漂亮??!”
              說話間,那些小精靈,漸漸舞動著,飛到兩個孩子的身邊來了,它們圍繞著他們,忽上忽下,翩翩而舞。那亮晶晶的光點,像是夜空里眨著眼睛的星星,卻比星星多了幾分靈動、幾分活潑,散發出令人神往的美麗。
              看著那小小的迷離的身影,小志忽而想起媽媽教給他的歌謠:“螢火蟲,提燈籠。飛到西,飛到東。亮閃閃,紅通通。爸爸下田歸,送盞小燈籠……”
              于是,他輕聲念給小然聽。小然聽了,又想起爸爸媽媽了,心里難受,便不再說話。小志也想起自己的心事了,也沉默了。
              在這個安寧的清涼涼的夏夜夜晚,有一股淡淡的憂傷的味道,在兩個孩子的身邊淺淺地彌漫。但有了這些小精靈的點綴,這個夜晚依然清美如畫。兩個孩子就這么相對而坐,目光靜靜地追隨著那些提著燈籠的小生靈,在星光下翩翩而舞……
             
            亚洲日本欧美天堂在线

                  1. <object id="r921m"><nobr id="r921m"><samp id="r921m"></samp></nobr></object><th id="r921m"><video id="r921m"><span id="r921m"></span></video></th>

                    <th id="r921m"><sup id="r921m"></sup></th>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