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本欧美天堂在线

        1. <object id="r921m"><nobr id="r921m"><samp id="r921m"></samp></nobr></object><th id="r921m"><video id="r921m"><span id="r921m"></span></video></th>

          <th id="r921m"><sup id="r921m"></sup></th>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網絡文學的“身份”越發清晰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唐 偉  時間: 2020-05-08

            ?  二十多年來,網絡文學從最初的星星之火,發展成如今體量龐大、規模驚人的燎原之勢,已然成為中國當代社會現象級的“文化奇觀”。網絡文學既是改革開放的直接受益者,也是新時代文學、社會主義文化的積極參與者和構建者。不過,也有一些人對網絡文學存在固化的偏見。這與局外人的眼光眼界及價值標尺有關,也與網絡文學自身的歷史敘事有關。

              網絡文學生態發生深刻變革

              大多數論者基本都是遵循網絡文學的存在形態軌跡,來把握網絡文學的歷史化進程,即把文學網站當成觀照網絡文學發展進程的最主要線索:從最初的文學論壇(BBS)到獨立的垂直文學網站,再到如今的線上客戶端等。在此線性描述過程中,作為裹挾技術力量的商業市場因素,似乎成了網絡文學發展最主要甚或是唯一的驅動力。而商業化的“市場”從來被視為是跟純正文學趣味相悖的。

              不可否認,網絡科技的迭代、商業文學網站的成立、VIP收費制的創舉、網文分類模式、粉絲打賞模式的實施等,發生于網絡文學生產邏輯的這些內部變革,構成網絡文學發展的關鍵歷史節點。但事實上,網絡文學的迅猛發展,從來都不是技術、商業力量的單兵突進。特別是在網絡文學漸成氣候以來,網絡文學所置身的生存土壤和制度環境,同樣構成影響網絡文學演變的重要變量參數。網絡文學作為一種新的文學形態,網絡作家作為一個新興文藝群體,并不獨異于社會主義文學體制的方向性規約。

              2009年,網絡小說《大江東去》榮獲中宣部組織開展的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中國作協牽頭成立由主要文學網站組成的全國網絡文學重點園地工作聯席會議,魯迅文學院舉辦首期“網絡文學作家培訓班”。2014年1月,首家省級網絡作家協會浙江省網絡作家協會成立;3月,首家地市級網絡作家協會寧波市網絡作家協會成立;7月,“全國網絡文學理論研討會”在河北召開。這表明,網絡文學的組織化程度頻頻加速。

              2015年10月頒發的《中共中央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專門強調,實施網絡文藝精品創作和傳播計劃,鼓勵推出優秀網絡原創作品,推動網絡文學、網絡音樂、網絡劇、微電影、網絡演出、網絡動漫等新興文藝類型繁榮有序發展,促進傳統文藝與網絡文藝創新性融合,鼓勵作家藝術家積極運用網絡創作傳播優秀作品。這意味著網絡文學的發展有了中央層面的政策支持。

              2016年,中國作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網絡作家唐家三少當選中國作協主席團成員。2017年,中國作協成立網絡文學中心,網絡文學事業有了專門的組織機構來協調負責。

              這些重要節點都表明,網絡文學生態發生深刻變革。社會主義文學園地中,網絡文學占有一席之地。網絡文學在自覺遵循社會主義文學發展方向的基礎上,仍然延續其慣有的商業資本主導邏輯,并以自身實踐有效豐富文學的內容形態。

              現實題材創作重建網絡文學版圖

              當網絡文學由最初的文學上網創作、傳播、閱讀,到網上內生出一種具有某種網絡特性的文學類型,即后來的玄幻文學借文學網站的商業模式一躍成為網絡文學的代名詞時,網絡文學的開放性逐漸被排他性所取代。

              近年來,在中國作協的主導推動下,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方興未艾。就網絡文學固有的類型化小說創作潮流而言,網絡文學現實題材的興起,有力拓展網絡文學的版圖,具有類型補充、完善的意義,內含一種撥“幻”反“正”的價值。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創作,讓網絡文學幻想題材一枝獨秀的格局有了根本改觀,打破了某種單一類型文學對網絡文學概念的鎖定,進而讓網絡文學有了恢復如初的多種可能。

              網絡小說《大江東去》在文學網站上是被歸為“都市娛樂”一類,甚有論者在當時指其為“財經商戰”題材小說。而事實上,《大江東去》聚焦的是改革開放的歷史,力圖以三個青年人的命運更迭,來展現改革的波瀾壯闊全景。對《大江東去》進行這樣的歸類,屬于題不對文。

              在“現實題材”被發現之前,原有的網絡文學類型分類,無法囊括農村改革、國企改革等具有網絡特征的宏大敘事?!洞蠼瓥|去》《復興之路》等作品,都已經溢出了網絡文學原初的設定,對“網絡文學”進行重新定義。

              既然是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自然也不同于傳統意義的“現實題材”,而是兼顧了網絡文學的特性,同時也有著傳統現實題材的宏大旨趣。網絡文學現實題材的典型,除了《大江東去》《復興之路》《大國重工》《大國航空》等此類宏大敘事作品,也有諸如《為了你,我愿意熱愛全世界》《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糖婚》等講述兒女情長的小說。網絡文學現實題材的題中之義內涵更加寬泛,外延也更加靈活。

              現實題材的異軍突起,使網絡文學在題材類型的意義上完成一次“自我革命”,去消費化,去娛樂化,重新校正并豐富了自身的精神譜系,從而內在地契合了社會主義文學的現實訴求。但需要指出的是,這并不意味著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從此一家獨尊,甚至也并不見得現實題材自此有了超越玄幻題材的比較優勢??梢灶A見的是,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里,現實題材與玄幻題材的共存共融而又彼此獨立,必將帶來網絡文學另一番全新圖景。

              網絡文學的社會主義文學發展方向,并不必然訴諸網絡文學內容的某種強制規定性,也不是在創作手法上予以某些硬性的束縛條框,而是在網絡虛擬空間堅守以人民為中心、為社會主義服務的社會主義文學價值理念。(唐偉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

            亚洲日本欧美天堂在线

                  1. <object id="r921m"><nobr id="r921m"><samp id="r921m"></samp></nobr></object><th id="r921m"><video id="r921m"><span id="r921m"></span></video></th>

                    <th id="r921m"><sup id="r921m"></sup></th>

                      贊0